【盘点】迷之癖好,足坛古怪迷信竟然如此无节操?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4-14 19:22

【盘点】迷之癖好,足坛古怪迷信竟然如此无节操?

2018-04-14 17:45来源:体坛周报mp阿森纳/球衣/欧冠

原标题:【盘点】迷之癖好,足坛古怪迷信竟然如此无节操?

厌恶某个颜色或数字,必须右脚先踏进球场,更衣室里只到固定的便池解手……绝大多数球员和教练都迷信。听着是不是有些疯狂?

球员的职业生涯,可能因为一个罚丢的点球、一次倒霉的击中门框、一张红牌或一次受伤而改变。足球,就是这么混乱,对于所有从事它的人来说,到处都充斥着不安全感。要想生存下去,就得寄希望于某些东西。当你对一切都不确定时,会求助于什么呢?为了获得命运的垂青,球员们无所不及,他们会表现出一些神经质或强迫症般的行为,以便从心理上给自己带来安慰。因此,很多职业球员都是虔诚的信徒,而几乎所有球员都迷信,当然这二者不是一回事。如果要给足球大家庭选一首大家都能够接受的歌曲,那么史提夫·汪达的《迷信》是不二之选。哼着这首歌,一起看看下面这些奇闻异事……

Tiki taka踢法真正的发明人,对于黄色厌恶到了极点。他连这个单词都讳莫如深,宁肯用“芥末”来描绘西班牙国家队的第二套球衣颜色,哪怕2008年欧洲杯半决赛中,“斗牛士军团”就是穿着这件黄色球衣击败了俄罗斯,并最终夺冠。据称,有一次老头看到劳尔到国家队报到后,立刻要求他去换身衣服,想必你已经猜到了劳尔之前所选的颜色……

马赛在1993年夺得法国俱乐部历史上第一座欧冠之后,大功臣博利向《法国足球》透露了他们登顶欧洲的秘密武器:他的内裤。“它是白色的,随处都买得到。那是我在代表欧塞尔踢第一场职业比赛时所穿的。阿贝迪(贝利)起初不想我穿它踢决赛,因为1991年我就是穿着它输给了米兰。但我们最终还是赢了。赛后,马塞尔(德塞利)把它给抢走了。不论如何,那条内裤都不能再穿了。”我们也受不了了。

他踢任意球前摆的Pose?迷信。一如葡萄牙前锋每场国家队比赛前都要完成的“7项仪式”。队友都穿短袖球衣时,他要穿长袖;大巴上的位置必须在后排;发型绝不能连续两场比赛完全一样;在国家队,乘飞机时必须坐在佩佩的边上,而且他必须最后一个下机;必须先迈右腿进入球场,之前还要摸摸皮球。必须承认,这些强迫症般的举动没有毁掉他的职业生涯……

20年前,基辅迪纳摩有个与舍甫琴柯齐名的前锋——雷布罗夫。他会把自己在比赛前一天的所作所为详细地记录下来,如果这场比赛赢了,那么下场比赛前就完全照着做。这些行为包括起床、用餐、睡觉的时间,以及当天都和哪些人说过话!

这名出生于波尔多的摩洛哥球员,如今已是苏格兰荣誉国民。6年前,在他效力的第一家苏格兰俱乐部福尔柯克,阿拉吉在赛前热身时捡到了一枚1英镑的硬币。从此,他就和它形影不离。每场比赛前,他都会郑重地把这枚硬币委托给教练组的一名成员保管。前葡萄牙巨星尤西比奥也有一枚伴随了他整个职业生涯的幸运硬币。

如果不吃一些儿童饼干,皮波就无法踏上赛场,进球灵感好像也会消失。这是他从小时候就养成的习惯。这还不是最纠结的:意大利前锋在赛前吃饼干时,必须最后留2块在盒子里。

这名为阿根廷国家队出场过44次的神奇门将,以善于扑点球而闻名,退役后还成为阿根廷著名的模特。1990年世界杯上,戈伊科切亚在点球大战中发挥神勇,帮助球队连续淘汰南斯拉夫和意大利。为何扑点球这么有心得?他有自己的秘诀:点球大战开始前,队友会围在他身边,帮他挡住那些好奇的眼神,让他在球场上撒尿。第一次是在佛罗伦萨市政球场,那次他没有选择。同南斯拉夫的比赛紧张至极,120分钟激战不分伯仲,戈伊科切亚憋了好久,想在点球大战开始前方便一下,但裁判拒绝他回更衣室的要求。怎么办?只能就地解决了。阿根廷门神随后的神勇表现,让他决定在半决赛对阵意大利时故技重施。但这一次,纯粹是出于迷信。

这名马其顿教练周游世界,曾在保加利亚、日本、希腊、韩国、沙特等国家执教,还曾担任过马其顿和阿塞拜疆国家队主帅,如此丰富的履历,自然得有两把刷子。他的秘诀就是,如果输了一场比赛,那么那场比赛中所穿过的衣服和鞋子绝不会再穿第二次。当然,他不会把它们都扔掉,只是不会在比赛当天再穿。哈杰夫斯基如今在迪拜执教,他还有一个习惯:每次输球后,他都要改变去球场的路线。

效力于巴塞罗那的克罗地亚中场,每场比赛前都会提前抵达更衣室,因为他有很多事情要做,而且都形成了固定套路:首先给左腿绑上绷带,然后是左脚,最后是穿鞋。然后在右腿重复这一套动作。还要注意,决不能右腿先迈入球场。拉基蒂奇这是和德国前锋克洛泽商量好了的吗?

荷兰传奇自然要与众不同:每次走出阿贾克斯的更衣室之前,他都要拍打门将巴尔斯的肚子,这可以看作布兰克亲吻巴特斯光头的暴力版。此外,每场比赛前,他都要把口香糖吐在对方半场的草皮上。他曾有一次忘记了进行这些神秘的赛前仪式:那是在1969年欧冠决赛中,结果阿贾克斯1比4惨败给AC米兰!

科洛不是唯一坚持要求最后一个入场的球员,但他可能是唯一一个因为这个习惯而吃到黄牌的球员。2008-09赛季欧冠1/8决赛首回合,阿森纳主场同罗马比赛中场休息后,因为处理伤处而滞留更衣室的队友加拉迟迟没有出现在球员通道的尽头,科特迪瓦后卫拒绝进入球场。结果,阿森纳在下半场开场时只有9人应战。当科洛最终走入球场时,因为没有得到裁判的许可,结果吃到了一张黄牌。阿森纳最终1比0获胜,“罪犯”在赛后这样评价道:“也不错,我学习到了一项新规则。”

英格兰前锋在赛前热身时拒绝练习射门,因为“不想因此而浪费进球”。如果在上半场没能进球,他会在中场休息时更换一件球衣,在莱因克尔踢球的那个年代,这可是不多见的事情。

害怕厄运的罗马尼亚前锋,每场比赛前习惯在球袜里放一些罗勒草的叶子。这还不算完,他的一名前未婚妻宣称对他下了诅咒,会给他带来厄运,但穆图回应说:“我才不在乎呢,厄运不会缠着我,因为我把内衣反穿了。”

下次看比利时国家队或罗马队比赛时,注意看看纳因戈兰的小腿:你会看到在他小腿肚的后侧,球袜破了一个大窟窿。这可以从医学上找到一些解释:缓解球袜对于小腿肌肉的压力。威尔士球星贝尔也有过类似的举动,在一场皇马同塞尔塔的比赛中,我们也看到了他的球袜破了个洞。在相信队医的意见和迷信之间,有时没有太明确的界限。

几乎每一个球员都在这方面有自己的习惯套路,但克洛泽的执拗或许不多见,他一定要先穿左脚的鞋,而且进场时必须先迈右脚,这和拉基蒂奇真的很相似。

这名外号为“矮子”的阿根廷教练已经于2015年仙逝,他在多家意大利俱乐部都留下了令人感动的回忆,尤其是在那不勒斯,他曾率队踢过240场联赛。此人对于佩皮诺·加利亚尔迪的歌曲《Settembre》有着毫无节制的爱,每场比赛前他都要播放那张歌碟。1970-71赛季首轮,佩萨奥拉将歌碟遗忘在了布雷西亚的家中,他所执教的佛罗伦萨即将在奥林匹克球场挑战罗马,阿根廷教练宣称如果找不到那张歌碟,他就绝不踏进球场。好在这场比赛翌日才举行,佩萨奥拉要求他的一名助手去布雷西亚的家中去取,那是一段超过1000公里的旅程!最终紫百合1比0获胜,那些质疑幸运物的人们恐怕都没话说了吧……

这个俱乐部的名字不是很有名,不过本赛季打入了欧冠小组赛,与切尔西同组。这支来自阿塞拜疆的新军,在客战斯坦福桥时,见识到了蓝军主帅孔蒂在赛前发布会上的神奇举动。切尔西的媒体主管阿特金斯(Steve Atkins)像往常一样在意大利主帅的右侧就坐。但孔蒂有着不同的习惯,不同的迷信,当球队踢欧冠时,他希望自己右侧不要有人,阿特金斯坐到了“糟糕的一侧”。孔蒂对他说:“我喜欢自己处在最右侧。”阿特金斯没有挪屁股,但不妨碍切尔西6比0大胜。

这名前苏格兰门将为国征战10年,出场过53次,如果要谈到迷信习惯,他是我们毫无争议的“冠军”。如果把他那些莫名其妙的习惯都写下来,恐怕我们的版面不够用。我们在这里,只提提他在比赛时习惯性地放在球门后的那顶帽子,里面放了一些据说能给他带来好运的幸运物:一只已经磨损到能看到里面橡胶的网球、一个钥匙扣、两个小球,以及了解到他习惯后一名球迷送给他的所有东西。每次走进球场时,他都要在短裤的口袋里装上7片口香糖。“每个半场吃3片,如果比赛激烈,最后5分钟再来一片。没错,我确实足够迷信。”仅仅是“足够迷信”吗?

为了驱逐恶魔,一些地方有从自己肩膀上方撒一小撮盐的习惯,1970年代至1990年代的比萨俱乐部的主席罗梅奥·安科内塔尼就疯狂得多了,他对此迷信的程度,连他自己都觉得好笑。在比萨俱乐部那座以他命名的球场,每场比赛前,他都会在球场的周围撒盐。一次切塞纳到访的比赛中,他创下了纪录:一共撒下了多达26公斤的盐!那天可没有下雪哦!

英格兰中卫一直以来都有着各种习惯,比如他从来不更换护腿板。据他自己透露,最古怪的习惯就是效力切尔西期间对于更衣室里某个神奇的小便池的偏爱。蓝军更衣室里一共有3个小便池,但他从来都只用其中的一个。在发现他的这个奇怪举动后,兰帕德、阿什利·科尔也纷纷效仿。这个传统一直延续到现在,那个小便池如今成为阿斯皮利奎塔、法布雷加斯的最爱。

曾执教过都灵、桑普多利亚、那不勒斯等多家意大利俱乐部的老帅,因为他对意大利共产党的全力支持而出名,当然还有那件能给他带来幸运的大衣。没有它,乌利维耶里无法想象自己坐在教练席上的样子。不论天气如何,他永远都穿着它。比如一场在巴勒莫的比赛,他就穿了一整场,而那天的气温超过了35度。

这名让基辅迪纳摩在乌克兰和欧洲赛场成为赢球机器的天才教练,对于13这个数字避之不及。这也可以解释,在他所执教过的球队中,没有任何球员穿过这个号码。同样,女性出现在球队大巴上,也被他认为会带来厄运。但这能算是迷信吗?或许是吧,不过他坐飞机时容忍了空姐的存在。

在征战英格兰低级别联赛的生涯中,塞拉利昂国脚马尔文·卡马拉的赛前习惯或许是独一无二的。每场比赛前,这名后卫都要仔细地观摩一盒电影《欢乐糖果屋》(Willy Wonka and the Chocolate Factory)的老式录像带。卡马拉对BBC表示:“这是我从小就喜爱的电影。这能让我放松,带来幸运。”卡马拉只有33岁,从2012年起就再也没有踢过职业联赛。真的带来幸运了吗?

对于迷信的人来说,13并非唯一被诅咒的数字。一切都取决于文化。比如在中国,4被视为会带来厄运。在日本是9,在意大利则是17。17这个数字让卡利亚里和利兹联前主席切利诺如此害怕,他禁止这个数字出现在自己的俱乐部里。理由?在罗马数字中,17被写成XVII,翻译过来就是“我经历过”,这种写法是考古学家经常在罗马的坟墓前的墓碑上看到的,相当于“安息”。明白了吧?

这位1963年金球奖得主的幸运符,每场比赛都不同,因为它就是比赛用球——那个他竭力阻止进入身后球门的皮球。“为何我每次比赛前都要摸摸它?这不仅仅是因为迷信。我需要触摸它,就像一名木匠在开始工作前抚摸木板。这是手工业者的习惯。”

最后一个是真正的悲剧,发生在2008年10月,津巴布韦二级球队中波特兰水泥的教练,要求手下的球员们参加一个在赞比西河中进行的净化自己的仪式。16名遵从指令跳入河中的球员中,只有15个回到了岸上。第16个葬身河中,他被一条躲在河里的鳄鱼袭击了。

文|武博

编辑|小洋

---------------推广---------------

最新一期《足球周刊》第734期已经上市。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